安乐爱乐

缺乏交流,思想就如同一匹野马,飞奔在荒漠。荒漠中的驿站叫猜测、怀疑和自由。

nothing to talk

在固步自封中度日 在安于现状中度日 在犹豫不决中度日 在惴惴不安中度日 在自我欣赏中度日 在自怨自艾中度日

我看过窗外杨树最后一片叶子掉落 也即将迎来它第一片新叶子 除此之外 似乎整个世界没有任何变化

手机被磨旧 电脑被磨旧 我长出了白发 我在沙发一角越缩越小 新鞋子上积满了灰尘 脏了也就不想再穿了

我占有很多书 我占有很多化妆品 我占有很多衣服 总幻想他们在我脑子里 在我身上发生的美妙变化 我占有太多愉快的想法 而我总以为占有就是拥有

我总会不安的数着自己拥有的 同时又掂量着自己将会失去的 反复的对比 反复的挣扎 像和自己在打仗的疯婆子

我很喜欢想象中的自己 我讨厌真实的自己 于是就拖着生厌的皮囊继续度日 what a fuck

人的心思很奇怪 同一扇窗 同一幅景 此刻竟在这萧瑟的冬天 看到了夕阳泛出的丁点儿温暖和希望

the whole wold

难得两人都看镜头 关键是昏昏欲睡 估计心里默念 赶紧退下 朕要就寝

一场宿醉 一晌贪欢 一次生命 不能儿戏

胆小鬼

算算时间 没有写东西已经有快四年 以至于现在根本不敢大段大段的写 甚至连几句话的朋友圈状态都词穷
其实不是没有可记录的 只是好像过了那个写情绪的少女时期 更可悲的是 当自己把自己定位于此时 心理作用会让你更认同现在的状态 于是整天不绝于耳的是猫的叫声 吸尘器的声音 洗衣机转来转去的水声 冲着电脑视频的评论声和笑声 内心的声音也只能在这些声音都没有了的深夜像梦话一样一闪而过 当回事儿的不当回事儿的 不想好像也不记得了
2015年 看着朋友圈 微博 各种社交平台上 大家或晒跨年 或祝福 或感恩许愿的状态 我也开心了一阵子 伴随着男友在旁边睡着后平静的呼吸声 我也跟自己说 新年快乐
说来真是尴尬的新年 宿醉 然后生病输液 好起来一些的今天 我把家里仔细打扫一遍 像是脱胎换骨一样 准备着开始新年的新生活 一边听着周董的陈年老歌一边跟自己说 要好好生活 按时吃饭 按时睡觉 好好学习 好好运动 感觉自己就像个五岁的小孩 被训斥着一些简单的道理 而我今年已经25岁
25岁对于一个女孩来说 似乎意味着人生中的另一扇门 打开这扇门 你开始慢慢变老 你必须要思考人生 思考如何生存 你需要一边对抗着渐渐松弛的皮肤 一边像个朝气蓬勃的少年一般去奋斗 而我在刚跨入这扇门的时候感受到的绝对是新世界里未知的恐惧 前24岁 晃晃荡荡 没做过什么值得炫耀的骄傲事儿 也没经历什么后悔到可能会带进土里的事儿 我平凡但又自命不凡 于是当突然被时间拖进25岁时 我惊慌的不知如何是好
我明白对抗恐惧最好的办法是战胜它 做能战胜它的事儿 而现实是 当你在一条平缓的小溪里飘荡了很久 习惯周围不慌不忙 不别致也不至平淡的风景后 你很难劝服自己投入到惊涛骇浪中去追求惊险刺激 欣赏暴风雨后的彩虹 说到底 还是太安逸了以至于自己为自己的懒寻找了许多冠冕堂皇的漂亮借口
25岁 我希望能正视自己 做该做的事 珍惜现在拥有的 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去探索未来
加油吧 胆小鬼